我只是想追随他们的脚步,最后和他们并肩而立而已。

杂食者,混乱善良和混乱中立间徘徊,爬墙超级快,坑多且杂,萌点虐点很奇怪,热爱一切自己感觉有趣的东西
会扔一些奇怪的东西上来
一只希尔瓦里小游侠

存文子博@祁月慢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官方小说Hux将军全部戏份翻译

感谢翻译

whiteice:

原著还是很重视人物性格塑造的,看了之后觉得基础更坚实,想象空间也更大了,也明白了AO3很多出色同人的基点所在。可惜原著一共就这么多戏份了。#感谢作者的翻译#


vale of tears:



【说明见结尾】




 




———————————————————




 




Hux将军正在等他。一如所料,审讯没有花很多时间。将军并没有问审讯是否成功。不管犯人的意志多么坚定,个性多么顽强,Ren的审讯永远只会有一个结果。




 




金属面具覆盖的面容看向将军,毫无感情的声音从面具后笼罩下来。“驾驶员没有地图。天行者坐标地图在机器人身上。一个常见的BB型。”




 




Hux显然很愉悦,然而这对Ren毫无意义。




 




“那事情就很简单了。坐标在机器人身上,机器人还在那个星球上。”




 




“即便只是一个星球,上面也有无数的藏身处。”Ren指出。




 




Hux没在这点上跟他争论。“非常正确,但我们的脚下是个原始世界。一个孤单的机器人自然会跑到他同类的维护点。而这类设施,在Jakku上足够稀少。”Hux一边计划着,一边转身离开。“幸运的话,我们甚至都不用亲手搜寻。”




 




——————————————————————————————————




 




定局者号的主舰桥上,Hux将军越过Mitaka中尉的肩膀盯紧显示器。像歼星舰这样巨大的飞船不可能只有一个控制中心,但Mikata的控制台是最有效率的指挥点。【Mitaka就是被开罗人原力锁喉的小可怜】




 




Hux简直难以相信他刚才听到的事。犯人不仅逃跑,还成功找到了正在作业的机库,溜到了一个全副武装随时可以起飞的战机上,然后炸出了一条逃生之路。而且不是随便的哪一架,是特种部队的TIE式战机。假设摆在他面前的证据都是真的,在明知飞船感应器会全力追击被盗战机的情况下蓄意叛逃,Hux觉得这种事情简直不可能发生。




 




一阵轻微的颤动略过舰桥。Mitaka的声音依然平静,但Hux看得出来这位黑发中尉正因他眼前的景象动摇。“他们刚刚毁掉了一整个防御武器库,而且还在持续攻击。他们没有逃跑。”




 




Hux不明白。这超出常人的理解。一般越狱的犯人不会留下来袭击他们的监狱看守。但这里的行动却透出坚定的自杀式袭击的味道。在Hux的理解中,逃跑的犯人通常有强烈的求生欲望。Hux想,是什么改变了他?还是说之前心理评估人员对犯人进行的侧写有误?




 




不管侧写是否通过了认证,至少他能确定一件事:他们严重低估了这位看上去已经处在身心崩溃边缘的抵抗组织飞行员。




 




“用腹炮,”Hux命令道。




 




“腹炮上线中,”Mitaka回答。




 




Hux知道,不管逃跑飞行员选择的航道是否贴近舰身,感应系统都会避免向战舰本体和附近的结构开火。像这位逃犯一样优秀的飞行员就更了解这一点,而且很可能会指望这一点,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一直贴着歼星舰的舰身飞行,而不是插进空白区域。Hux正指望这位飞行员保持同样的战略。他待在歼星舰的火力网里越久,就能发动更多的力量对付他,他成功逃脱的机会也就越渺茫。




 




一个声音在Hux身后响起:克制的,绝不可能被认错的,显然很生气的声音。“是那个抵抗组织飞行员?”




 




Hux转身面对Kylo Ren。他无法看穿金属面具,无法感知眼神和口型,只能靠着语音和语调的微妙变化来窥测这个高挑男人的情绪。Hux马上就察觉到这个男人此时的惊讶程度不亚于自己。




 




“是的,而且有人帮他。”尽管Hux不愿意承认,但他别无选择。“是我们自己的人。我们正在对比名册确认这名暴风兵的身份。”




 




虽然隐藏一切的面具让人难以判断Ren注意力的焦点,但显然不在将军身上。“是FN-2187。”




 




Kylo Ren居然比战舰本身的管理人员更快地确认了暴风兵叛徒的身份,这让Hux感到不安。但他立即想到,Ren掌握的种种知识,是自己这种普通的凡人难以企及的。他本想问更多,但高个子男人已经转身离开了。Ren这种冷淡的态度比一般人之间直接的辱骂更让Hux心烦。Hux把这次相遇抛到脑后,注意力重新转到中尉的控制台上。




 




“腹炮预热完成,”中尉报告说。




 




“发射,”Hux命令。




 




——————————————————————————————————




 




在定局者号的指挥层上,Hux将军离开了Mitaka的控制台。他在控制台之间走动,向一连串的技术人员和武器控制人员发出询问。他努力自制,直到其中一名技术员的报告缓解了他心中逐渐积累的焦虑。




 




“他们被击中了。”




 




Hux的表情没有变化,但内心轻松很多。他研读技术员的仪表盘,眼神在读数之间快速跳跃。数据细节显然已有定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不能接受99%的确定性,也不能接受模棱两可的分析。




 




“击毁了?”




 




技术员再次确认数据后的回答确认了将军的谨慎分析。“只是击伤,看上去如此。”




 




Hux俯身靠近控制台。“他可能是在试图甩掉我们。”




 




“如果他选择这样做的话,”技术员回答,“就是自寻死路。传感器探测到战斗机四散崩解的碎片。现在的航线只可能是因为机体损伤严重,而不是驾驶员操作的结果。”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我坚持自己原先的观点,长官。没人会主动选择用这架战机正在采取的方式降落。”




 




“很好,那么,”Hux让步了。“他们被击伤了,或许很致命。将这一点和你对他们当前向量的估测都计算在内,预计坠落地点是哪里?”




 




这位技术员再次分析了他的读数。“战机预计会坠落在戈亚逊荒原的某个地点。考虑到区域范围和地形,无法准确计算他们撞击地面的速度和角度。”




 




Hux沉思着点头。“他们回去是为了找机器人。这是唯一的合理解释。不然飞行员跟我们玩够之后就该直接进光速逃跑。”他略微耸耸肩。“现在都不重要了。或者说,一旦我们终结了这令人遗憾的小插曲,它就不再重要。派一个小分队到预计坠机地点,告诉他们不止要搜索战机残骸还要搜索周围区域。如果找不到尸体,就让他们清扫整个残骸。除非有确实可见的生物学证据,不然我不会相信飞行员和叛徒都死了。”虽然他的语调只是轻微的变阴暗了一点,但足以让技术员们盼望这他们的长官赶快离开。




 




“生物学证据是可接受的,”Hux低声说,“但一对头颅会更好。”




 




——————————————————————————————————




 




面前的3D影像平淡无奇:标准的暴风兵个人历史和训练记录。尽管如此,Hux还是仔细的审查着。分析心理侧写以寻找异常的时候,他格外注重细节。些微的相似性,语言引用时的偏好,甚至是这个问题个体的仪态:其中任何一点,都可能足以指向这个暴风兵难以解释的叛变背后的原因。他并没期待能看到FN-2187举着指示牌,上面写着“我要违抗命令释放一个囚犯偷一架TIE式战机”。如果这个暴风兵的记录里真有心理失衡或者同情反抗组织的征象的话,也一定是细微的,而非大胆露骨的。




 




但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迹象表明FN-2187可能会在某天叛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和他的同类有什么不同,他是他们的典型代表。没有任何特质将他与其他个体区别开来,不管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名战士。




 




想到这一点,Hux继续深思,FN-2187只是个头脑麻木的普通暴风兵的事实,远比比一份充满了几近叛逆咆哮和半精神病发作的个人历史,要更让人不安。这意味着各级别的士兵里都可能潜藏着像FN-2187一样的人。他的举动不能让其他士兵知道。心理分析师已经忙于对FN-2187相关人士的心理咨询,不管他们是与他有过不起眼的日常互动,还是在激战中并肩作战过。整件事都必须被掩盖、模糊处理,以免病菌扩散感染军团的各个层级。




 




如果说有一种事是一个强大的军事集团不需要的,Hux知道,那就是未预料到的个性爆发。




 




全息成像的光照到他身旁穿着镀铬盔甲的人,反射开来。




 




“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Phasma说。“FN-2187被分到我的部门,接受了额外的特训和评估,然后送去重新整备。”




 




Hux继续审视他的记录,一边缓慢地摇头。如果说FN-2187的历史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格外的平庸。“没有不守规矩的前科。也没有反驳上级的记录。他寻常的像是透明人。”




 




“这是他初次抗命。”除了对于叛徒和事件本身的职业兴趣外,Phasma没有流露丝毫的其他想法。“也是唯一一次。”




 




Kylo Ren走进房间,加入两人的对话。“寻找你训练方法的漏洞对于夺回机器人没有任何帮助。”尽管面具盖住了他的表情,冷静外表下酝酿着的愤怒依然触手可及。




 




“但显然,其中有更重大的隐患,”Hux坚持己见。他的语调和身体语言都明确显示他对来者没有丝毫的喜爱之情。这种感觉是双向的,这两人也不费力掩饰对于彼此的轻蔑。




 




“跟我没关系。”




 




典型的Kylo Ren,Hux想。自我中心,傲慢,对别人的死活无动于衷。




 




“最高领袖Snoke明确指示,决不能让抵抗组织取得天行者的地图。尽一切可能活捉那个机器人,但万不得已时就摧毁它。”




 




Ren停下来思考将军的话。“看上去是个足够简单的任务。找到那个机器人。将军,你的士兵能否胜任?”




 




Hux转身离开暴风兵的全息影像。他尊重Ren和Ren的力量,但这不意味着他害怕Ren。他可不是靠着展现恐惧升上第一军团的将军之位的。




 




“我不允许你质疑我的训练方法。”




 




“你的方法是怎样的,将军?能让一个普通的暴风兵把重要犯人放出监禁室 ,护送到作业机库,协助他战斗逃跑?什么方法能教出如此训练有素的士兵?显然,你手下的一些士兵对于叛国行为非常在行。或许最高领袖Snoke应该考虑建立克隆人军团。”




 




此刻Hux很难再克制自己。“我的士兵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从一生下来就注定要效忠于彼此,效忠于长官,效忠于军团。你无权因为出现了一个反常个例就质疑经过长期精炼的训练方——”




 




Ren打断了将军的激烈反驳。“那么,阻止抵抗组织获得地图就不是问题,对吗?”




 




“又来了,地图。我甚至不能确定你所说的地图是否真的存在。”




 




Ren的声音如此阴暗低沉,以至于Phasma都退后了一步。“我不在乎你想暗示什么,将军。如果你够明智,就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你够明智,甚至都不应该这样想。”




 




Hux坚守他的立场。“我的职责,就是搜遍最微小的信息,用尽一切资源,动用我手下所有的能用的士兵,为第一军团而战。这些都写在我的誓词里。这是我发誓要坚守的职责。”他的眼神并未在面具的威压前退缩。“其中不包括迁就某些人的附加兴趣,不管他们的官阶多高,身份多么尊贵。小心点,Ren,不要把你的个人恩怨掺杂到领袖Snoke的直接命令中。”




 




即便Kylo Ren被将军的大胆发言冒犯了,他也并没有表现出来。仿佛两人之前的所有不愉快都没有发生过,他接着说。“你和你的技师们有没有看过被盗TIE战机坠落区域的近距离地形扫描图?那个区域里唯一的可能的目的地就是尼玛哨站。如果机器人运转良好,它自然也会藏在那里。”




 




Hux很高兴有机会换个话题的同时还听到了正面消息,他用一种更通情达理的声调回答Ren。“我同意。此外我们还找到了叛徒的盔甲。它们被沿途丢弃在沙漠里的一条单独的痕迹边上。虽然肉眼可见的足迹四散在沙丘之间,但总的来看,它们是往尼玛哨站的方向。”他淡淡的对Ren笑了。“突击队已经在路上了。”




 




“很好。看到你会对取回机器人——最好是无损地——负全责,我很欣慰,将军。”




 




抢在Hux对此提出异议之前,Ren转身从来路离开了。虽然身后这位指挥官的恨意如影随形,但他选择不去回应。




 




————————————————————————————————




 




匍匐于歼星舰脚下的是一个纯白世界。星球上的景色孤绝壮观,表面温度徘徊在冰天雪地和永冻极寒之间,但它的地貌已被改变:隧道穿凿过山脉,劈开冰川,峡谷失去了自然赋予它的侵蚀痕迹。改变了这个星球的人重新命名了它。




 




弑星者基地。




 




雪山内部掏出的空洞建成了基地的中央控制区。位于其中心的是大议会厅,由无数与会者席位和控制台组成。然而现在,里面只有三个人。其一是Kylo Ren,另一个是Hux将军,他特制的面具戴在内心而非脸上。




 




会场中间升起的平台上坐着最高领袖Snoke的蓝色全息成像。人型却非人类,高大却瘦骨嶙峋。他身着黑暗长袍,风帽下依稀可见苍白带粉的面容,苍老的几近透明。勉强重塑的鼻子加强了损毁面容的不对称感,同样地,他的左眼也比右眼更低,在稀疏的眉毛下泛着钴蓝色精光。过去的旧伤疤堆积在下颌与额头上,最近的伤疤格外明显。




 




高大的身形坐在暗影中,笼罩在另外两人之上。除了脸之外,袍子下面只露出细瘦的手指。“抵抗组织马上就要得到那个机器人了,”Snoke说道,他的声音低沉宁静,是全然自控的人的声音,“天行者的坐标被拱手让给敌人,无异于指引他们找到最强力的盟友。一旦天行者回归,新一代绝地武士就会崛起。”




 




Ran不动声色地坐着,既不说话,也不让他的任何想法泄露到表面上。




 




Hux愧疚的低头,向高台前进一步。“最高领袖,我对此负有全部责任——”




 




Snoke打断了他。“将军,你的道歉没有任何战略可言。事已至此,下一步行动更重要。”




 




红发军官立即做出回应,他深知自己刚刚被赦免了一种未知但绝对令人不快的命运。“我确实有一个提议。我们的武器。一切已准备就绪,是时候使用它了。”




 




“对象是?”




 




“共和国。或者说一群狂热的拥护者称之为共和国的那个组织。他们的行政中心和整个体系。在攻击后的混乱中,抵抗组织必然别无选择,唯有倾尽所能调查这种毁灭性打击的来源。他们别无选择,只有倾巢出动,也就意味着……”




 




“暴露自身。”Snoke显然很愉悦。




 




“即便他们不这么做……我们也能摧毁他们。”




 




“很好,”Snoke满意地说。“极端而大胆。是时候采取这样的手段,我同意。去吧,监督必要的准备工作。”




 




“是,最高领袖。”Hux谨慎的鞠躬,转身离开会场。他大步流星地走着,充满得意。




 




Snoke和Ren沉默的注视着将军离开。




 




Snoke再次开口,语带亲密,这种熟知一切的语气与他之前对Hux的命令语调形成鲜明对比。




 




“我从未有过像你这么有前途的学徒。”




 




Ren挺直身体。“我的力量来源于您的教诲,最高领袖。”




 




Snoke并不赞同。“不只是这些。你的出身,你的一切,黑暗面-还有光明。即便是最好的雕塑家,也无法将糟糕的原料塑造成伟大的作品。他必须找到一种纯净、强大、坚不可摧的原料加以雕饰。而我,拥有你。”他停顿一下,陷入了追思。




 




“Kylo Ren,我亲眼见证了帝国的兴亡,他们吹嘘着真理和正义的胜利,用自由和个人意志谎言欺骗所有人,仿佛一切都并非他们的主观臆断,而是牢不可破的真相。历史学家的结论全是错的。帝国并非毁于傲慢或是战略失误。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是什么毁灭了它。”




 




Ren点头。“感情。”




 




“是的。正是如此简单的事物,蒙蔽了Lord Vader的判断力,让他犯了愚蠢的错误。一瞬间的短暂污点毁掉了他楷模般的一生。如果Lord Vader没有在关键时刻屈服于情感之下,如果父亲杀死了儿子,那么帝国早已统治一切,我们现在也无需面对天行者即将回归的威胁了。”




 




“光明无法动摇我,”Ren自信地向他保证。“在您的教诲指引下,我不会向诱惑屈服。”




 




“你的自信值得称赞,Kylo Ren,但别让自信蒙蔽了你的双眼。在接受最严峻的考验之前,人是不可能意识到自己力量的极限的。那一天尚未到来。有一个原力正在觉醒,你感觉到了吗?”




 




Ren点头。“是的。”




 




“一切因缘都已聚会,你独自被困于风暴之中。你和Vader的羁绊,还有天行者,以及Leia……”




 




“您不必担心。”尽管Snoke非常小心,但Ren依然无比确信。“我们必将摧毁抵抗组织——以及最后的绝地武士。”




 




“不过,”Snoke不情愿地说。“我们收到消息,那个机器人登上了千年隼号,再次落入你父亲Han Solo手中。即使是你,Ren骑士团的领导者,也从未面对过这样的试炼。”




 




Ren谨慎的考虑着他的回答。“这不重要。他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的忠诚与您同在。没有人能阻挡在我们之间。”




 




Snoke点头。“到时我们自然会知道。我们自然会知道。”




 




意味着他可以走了。Ren转身沿着Hux将军的方向离开,心神被思绪全然占据。他走之后,一个扭曲的笑容出现在Snoke脸上,随着最高领袖的全息投影一起消失了。




 




——————————————————————————————————




 




全军集会令人印象深刻,会让在场者永生难忘,这也就是集会的目的。




 




数千暴风兵和他们的长官站在集结的TIE战机和武器群前。弑星者基地的主建筑环绕在队列周围。耸立于基地之上的,则是白雪覆盖的山脉,将基地与周围的世界隔绝开来,形成了天然屏障。




 




享受着这一时刻的荣耀,Hux将军站在队列最前方,他的下属沿两侧排开,立于以第一军团红黑相间的巨大标志横幅为背景的高台之上。他的声音,透过被巧妙掩藏起来的扩音器,在暴风兵队列之上隆隆作响。




 




“今天就是末日降临之时!一个腐朽无能的政府的末日!一个暗中默许混乱滋生的非法政权的末日!就在此刻,一个遥远的星系中,新共和国仍在苟延残喘,步履蹒跚,腐败无效的政府早已不能服务于他们的人民,人们只能在绝望和无助中等待死亡。新共和国无视它的人民,溺毙在自身的腐败中,对于末日的到来毫无知觉!”




 




“在我们脚下,你们倾注了生命和心血,所建造的这台强力机器,会终结他们无能的议会和优柔寡断的议员,终结他们宝贵的舰队。今日之后,所有的星系都将听命于第一军团,所有人都会铭记今天——共和国的末日!”




 




Hux转身,静静地下达了指令。集结的暴风兵转向白雪覆盖的群山,等待着。




 




——————————————————————————————————




 




弑星者基地巨大而黑暗的会议厅内,只有两人。其中一人高挑而忧心忡忡,另一个是傲慢的暗影。尽管两人隔绝在巨大的会议室中,但存在感却充满了整个空洞。




 




最高领袖Snoke的声音中更多的是好奇而非失望。“这个拾荒者——这个女孩——抗拒了你?”




 




“是的,她只是无关紧要的Jakku星球上的拾荒者。未经过训练,却有强大的原力。比她自己所知要强得多。”Ren没有带头盔,带着往常一样的自信回答。别人无法听出区别,但Snoke能。




 




最高领袖的声音非常平静。“你同情她。”




 




“不——绝不。同情?对于军团的敌人?”




 




“我能察觉问题所在,”Snoke缓慢而庄严的说。“导致你失败的并不是她的强大,而是你的软弱。”这个指责刺痛了他,但Ren没有表现出来。“机器人在哪儿?”




 




Hux将军圆滑谄媚的声音抢在Ren回答之前响彻议会厅。“Ren认为机器人对我们没用了。”Ren转身,安静又愤怒地目视着年长军官带着一路增长的自信心接近。




 




“他坚信我们有那个女孩就足够。他能从她身上得到我们需要的一切。因此,尽管我们不能确定,但很可能机器人已经回到了敌人手中。”




 




虽然Snoke看上去很生气,但他的声音没有变化。“我们是否定位了抵抗组织的基地?”




 




Hux显然对于自己是好消息的汇报者感到非常满意。“我们成功地跟踪他们的侦查舰回到了伊利尼姆星系。正派出我们在那一星域的侦察机,以锁定基地的具体坐标。”




 




Snoke满意而冷酷地回答。“我们不需要坐标。准备好武器。毁掉整个星系。”




 




一向冷静自持的Hux也不禁感到惊讶。“整个星系?最高领袖,根据最近的星图显示,伊利尼姆星系至少有两个甚至三个有人居住的环形区。既然我们已经毁灭了共和国所在的Hosnian星系,只要摧毁反抗组织基地再占领剩余部分是否就足够了?几小时之内我们就能得到基地的坐标——”




 




Snoke打断了他。“我们不能等了。几小时也不能。几小时足够他们的战舰载着地图找到天行者。留给他们的时间越多,抵抗组织找到天行者并说服他回来对抗我们的机会,尽管非常渺茫,就越大。一旦武器充电完成,就立即摧毁伊利尼姆星系。”




 




Ren鼓起勇气向前一步表示反对。“不,最高领袖,我能从女孩那里得到地图,这样一切就结束了。我只是需要您的指引。”




 




“你曾对我保证,你会消灭抵抗组织,不会让我失望。”Snoke的身影充满威胁的向Ren倾斜过去。“谁知道他们是否已经把地图的拷贝发送到了星系之外的抵抗组织其他哨所?但是真正了解事态重要性的大人物总会聚集在他们的主基地里。摧毁基地,消灭他们,至少我们就能确信,通往天行者的道路被消除了。即便地图拷贝已经散播出去,他们的领导人的毁灭也会让幸存者一段时间内不敢再对抗我们。”Snoke重新坐下。“因此我下令摧毁整个星系,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这份该死的地图能被彻底销毁。”他转向Hux。




 




“将军,以你之前展现的的高效作风,准备好武器。”




 




“是,最高领袖!”




 




Hux因赞赏而情绪高涨,转身大步离开会议厅。Snoke望向剩下的那个人。




 




“Kylo Ren。看来必须给你提示了。我会让你见识黑暗面。把女孩带到我面前。”




 








 




他必须亲自执行Snoke的命令。顺着走廊快步前进,两侧的墙壁上裸露的火山岩和金属的仪表盘融合在一起,Ren的情绪几近沸腾。现在的心理状态显然与他以往接受过的所有训练背道而驰,但他无法克制。在会议室发生的事,他的反应糟糕透顶,最高领袖Snoke的判断证实了这一点。让他更难以忍受的是,那个油滑的马屁精Hux总是在一切可能的尴尬时刻出现。




 




Ren咬紧牙关,对自己非常生气。居然让对Hux这种无足轻重的傻瓜的嫉妒出现在头脑中,可见他目前是多么软弱。这纯粹是浪费体能和注意力。Hux根本不值得他如此在意。




 




但是那个女孩就不一样了……




 




——————————————————————————————————




 




“行星护盾主体消失。”




 




正与Hux谈话的军官眯起眼睛。“将军,是您下的命令么?我和我的下属显然都没有。”




 




Hux转身查看警报。“不,我显然绝对没有。”他大声向技师询问。“原因?有没有外来的可能?”




 




“这里没有显示,长官,”技师回答。




 




Hux皱眉。“派一支技术分队去护盾控制室。可能只是简单的中转不良,或者……”




 




“或者什么,长官?”军官询问道。将军没有回答。




 




——————————————————————————————————




 




弑星者基地的中央控制区里,焦虑的气氛整逐渐累积。Hux拒绝走来走去,他认为这是浪费体力。




 




“技术分队,”他低语着。“他们还没到护盾控制室吗?”




 




“正在抵达,长官,”监听官回答道。他沉默了,继续听着,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回望Hux。“长官,领队汇报说控制室的门被封锁了。”




 




Hux的表情扭曲。“封锁了?怎么封锁的?谁干的?”




 




“他不知道,长官。”监听官继续听。“从头到尾都被热封了。可能是爆炸物封住的。他们是否该把它切开?”




 




Hux摇头。“告诉他们炸掉那扇门。”




 




“长官?”监听官显然难以确定他有没有听错命令。




 




“把那个该死的门炸了!”Hux咆哮道。“让他们赶快进去!”




 




“是,长官!”监听官重新下达了指令。一段时间后技术分队给出了回复。监听官咽了咽唾沫,犹豫着。




 




“怎么了?”Hux吼道。




 




“长官,领队汇报说护盾控制室被损坏了。”




 




“何种程度的损伤?”Hux越来越生气地质询道。




 




在更长时间的停顿后,监听官产生了强烈的从目前位置调离的愿望。




 




“全毁,将军。领队说爆炸摧毁了控制室至少90%的机能。”




 




Hux不是靠开会解决问题才爬到今天的位置上。“绕开控制室。把控制权从源头转到这边来。”




 




“是,长官。”监听官的手指飞速操作着控制台。“需要一段时间。”




 




Hux从不无所事事地坐等。




 




“护盾上线了吗?”




 




“没有,长官。”




 




“为什么没有?”




 




“我必须屏蔽控制室的剩余指令,才能把优先权转接到这里。”




 




“快点,以军团的名义,快一点。”




 




“是,长官。马上就好。”




 




Hux知道他现在没什么能做的了。继续催促只会干扰指挥中心的军官和技术员们的工作。但他觉得他们工作时的沉默寂静令人难以忍受。




 




因为他害怕,这种平静只是假象。




 




——————————————————————————————————




 




中央控制区的军官们惊恐的看着一波又一波袭击冲击着他们所在的六角形大楼。袭击者们难道意识不到其中的风险么?Hux表情严肃的监控着从空中来的攻击,意识到他的敌人很可能了解风险所在——但他们一点儿都不在乎。他转身飞快地对一个中阶军官下达指令。




 




“所有战斗机起飞。不惜一切代价击坠所有敌机。速战速决,天上一架X翼也别给我留下。”




 




“是,将军。”




 




“发射自动锁定导弹。”




 




军官犹豫了。“在大气圈内的空战,自动导弹很难正确分辨敌我。”




 




Hux连眼都不眨。“没时间考虑附带损伤了。”他声音冰冷。“下达指令。”




 




——————————————————————————————————




 




在阴暗的会议室里,Hux站在Snoke的影像面前。尽管他用尽全力,也难以做出一切仍在控制之中的表象。




 




“最高领袖,振荡器失效,星球开始崩溃了。”他望着地面。“无可挽回了。”




 




尽管Snoke无比愤怒,他也明白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谋划了这么久,有那么多未完成的计划付诸东流……




 




“你马上离开歼星者,带着Kylo Ren来见我。马上离开。”他说,“看来关于女孩的事,他说的是对的。”




 




——————————————————————————————————




 




脚下的大地颤动着裂开。她离开受伤的Kylo Ren,跑回重伤的Finn身边。一道鸿沟阻挡在她和刚刚带着暴风兵抵达的Hux将军之间。Hux靠着安装在Ren腰带里的坐标探测器找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必须遵守最高领袖的命令,他会去追击Rey和Finn。但领袖的命令高于一切。没有时间了。




 




反正放着不管,那两个叛徒也会死在这里。他一边想,一边跟着搬运Kylo Ren的两个暴风兵登上旁边的飞船。飞船升空,载着它的乘员全速离开这颗正在死去的行星。




 




——————————————————————————————————




 




【说明】




 




电影官方小说Hux的所有戏份都在这里了。这人的戏不多不少,但都很有发挥空间,有个性。渣翻权且看看,英语行的都建议直接去看原文,写得比AO3很多文好,原文和官方小说下载链接在我之前的博里。前传原力觉醒里Hux只有一段和Phasma的对话,谈论Finn所在的小分队。Finn的独白里谈到他们有每天两次的morale session(思想建设?),突如其来,必须停下手头一切活动听,长官讲话通常是Hux亲自讲,此外还有一些“国军节节败退,我军固若金汤”“美帝国主义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洗脑视频。前传里就没Hux了。没料。另外一本小说里有提到Hux的爹,Brendol Hux,但还没来得及看。愿大家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努力加入到污红发将军的建设队伍中来,没技能点的我只能做到这些了。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189)

© Laterain | Powered by LOFTER